当前位置:首页>信息公开>省属企业

两把烙着大爱的“钥匙”

文章来源:水资源管理集团      发布时间:2018-11-28

11月18日,一拨再登“小白杨哨所”的游客俯瞰布尔干河谷,陡然发现谷内乱石滩、河水肆意奔流的景象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河堤大道、吊桥、凉亭、绿化带等新景观。

这是辽宁投资、辽宁人承建的一六一团布尔干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程。而在该团六连退休职工陈桂荣家里,她正放心地使用着河道净化后的自来水洗衣、做饭、烧开水。至此,辽宁人不仅向当地职工交出了两把“放心钥匙”,还把“编外”援疆者的大爱留在了河谷。

来自辽宁浑河岸的嘱托

“这帮辽宁人,不仅把布尔干河整治的‘景景’有条,还让253户职工家庭喝上了净化水,而且把‘大爱’留在了群众心间!”一六一团六连党支部书记李冲说。

辽宁水资源管理集团董事长王福林在电话里对项目经理朱兴广欣慰地说:“这个项目情系辽疆两地,务必把它做好做扎实!”

“不仅要把项目做好、把经验传授给当地,还得把‘雷锋精神’留在新疆。”这是辽宁水资源管理集团总经理谷长叶在电话里常挂在嘴边的话。

来自辽宁沈阳浑河岸的嘱托,决定了由辽宁投资、辽宁人承建的一六一团六连饮水、布尔干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程质量,人称“交钥匙工程”。

这个2500万的工程在集团承建项目中只是个一般工程,但集团高层却以大项目、大工程的标准对待——选派得力干将和有经验的施工队担此重任;实行先行垫付工程款保障工程进度;全过程控制工程质量,逐级落实安全责任。

于是,在2017年6月8日,辽西水利工程部部长朱兴广,率35名辽宁施工工人离开了东北,踏进西北边境“小白杨哨所”下的一六一团六连,开启了辽宁人铸“钥匙”的历程。

朱兴广说:“来到陌生环境,生活起居不适应等生活问题可以克服,但这里的道路环境差、材料价格高、供应距离远、设备租赁贵等现象导致施工成本超乎想象。”

“只要遵守财务规定,即便是没有利润,也要向当地交出优质工程!”这是集团领导给的定心丸,更让施工队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寒来暑往,春华秋实。经过辽宁人450天的不懈努力和付出,终于解决了六连55年来一直未决的“饮水难”问题;彻底解决了布尔干河河床被洪水冲毁、泥土流失之痛。

辽宁援疆干部、一六一团副团长张兴友说:“家乡这帮人虽没有‘援疆干部’的光环,却不失一颗真挚的援疆心。尤其是集团高层更没有把自己置身于援疆之外。我觉得,援疆功德碑上应该刻录他们的风采。”

布尔干河新景观虽没沈阳浑河岸边那么壮观,但布尔干河岸边的决策与援疆态度却汇聚成满满的赞誉。

烙在边陲的辽宁印象

在时跨两年的日子里,辽宁人的足迹在英姿村塔尔烈河、布尔干河里踏出了真情援疆的轨迹。

然而,印象之初并非如此。辽宁人初到英姿村,一半的人因饮食习惯、作息时差等原因打起了退堂鼓。朱兴广挨个做思想工作:“咱们是东北汉,既然来了,就不能丢辽宁的脸。”

辽宁人在克服中逐渐适应。第一个标段——一六一团六连饮水工程,英姿村旁滚滚流淌的塔尔烈河开工了。然而,他们哪知道这是个“烂摊子”,几十年来,饮水管线反复修了4次,修了坏、坏了修,却始终没能摆脱断水、缺水、喝泥汤水之苦。

“放心,我们保证让你们吃上干净水!”这是朱兴广对当地人的承诺。

一六一团六连职工、管水员杨德峰说:“技术上的事我不懂,但我对辽宁人购进的主管道偷偷地进行过碾压试验,发现他们用材的质量确实很过硬。”

工程技术员腾萧屿的回答是:“我们从遥远的东北来,心愿就是要向当地交一个百年工程。为此,在材料上绝不会以次充好,哪怕是一个小配件都会按照国标进购。”

在施工中,朱兴广凭兴修水利经验发现原设计图纸,必定要破坏很多处硬化道路和绿化带,便向一六一团基建科提出优化施工管线的变更建议等一系列完善举措,这些建议成本增加了不少,但管线布局更加科学合理。

杨德峰这才发现辽宁人在引水工程上很在行,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去年立冬时节,一六一团六连退休职工陈桂荣扭开水龙头,一股清澈的水哗哗流出,老人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拽着朱兴广的手说:“感谢你们,让我这个老太婆在有生之年吃上了干净水!”

陈桂荣老人的喜悦,标志着一六一团六连饮水工程标段完工。但朱兴广觉得这还不算完,他计划来年再实施追加饮水净化消毒设备,让当地彻底告别饮用水不达标的水源。

3月24日,辽宁原班人马又来到布尔干河开始铸第二把“钥匙”。

春季汹涌的洪水,没有挡住辽宁人的施工步伐,项目工程技术部部长冷喜深,带着测量人员趟着冰冷的河水顺着河边测量放桩。施工过程中,因突降大雨导致导流渠出现险情,工程作业队长包天广不顾危险指挥挖掘机疏导湍急的洪水。为了赶工程进度,“90后”工程技术员腾萧屿整天泡在工地上督战,白嫩的皮肤晒黑了,母亲在视频中很心疼,而他对母亲说:“能参与援疆工程是我人生中的骄傲!”

然而,随着日子的推移,家乡亲人牵肠挂肚。这帮辽宁人只要踏进英姿村,没有一个人当“逃兵”。虽然无法照顾家庭,但他们无怨无悔、一如既往地劳作。

搅拌机操作员郭仕财母亲病危,家人催他回去,但他一走搅拌作业将停工。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继续坚守岗位。母亲离世,他跪拜东方星空祈求老母谅解。

一六一团六连饮水、布尔干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程监理员许翠云说:“辽宁人的施工质量很过硬,这两个工程在我所监理的工程当中绝对是样板工程。”

小白杨哨所下的辽宁口碑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辽宁人所援建的六连距中哈边境近在咫尺,这里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地方,革命烈士孙龙珍故居,小白杨哨所,边境战事遗址,告诉了辽宁人兵团人屯垦戍边的功勋。

但他们来自成就雷锋的地方,辽宁抚顺“雷锋馆”里的故事,激励着辽宁人在交出了两把“放心钥匙”外,还要把“雷锋精神”留在新疆边陲。

在施工过程中,村里老饮用水池被洪水泥沙淤满,输水管道阻塞,导致全连停水,职工只能去河里挑水吃。项目部得到连队求助后,立马无偿出动挖掘机对原蓄水池进行清理、疏通了管线,解了253户职工家庭用水的燃眉之急。

连队有一座保障养殖场、周边土地供水的蓄水池,完全是靠电泵从塔斯提河泵入,水质不但浑浊,生产成本还较高。朱兴广觉得对这一现象不能装糊涂,会同连队领导寻找解决方案。项目部再次组织人力、物力在蓄水池旁增加了一道管线和阀门井,靠自压水流注往蓄水池,解决了养殖场与周边土地水质差、成本高的弊端。

5月13日天降暴雨,布尔干河水猛涨,通往哨所的公路路基受到威胁。项目部派铲车两台,装载机一辆,自卸车两辆填堵,组织工人用装满泥土的编织袋堆砌防洪堤,直至洪水消退才撤走。

6月9日,连队职工陈友军家的草垛着火,辽宁施工人全部加入救火队伍,并出动挖掘机进行救援,将着火点与周边进行隔离。而且担心草垛没有彻底浇灭有余火,边浇水的同时将着火的牧草散开。防止死灰复燃,酿成更大的火灾事故。

诸如这类“额外”事枚不胜举,而这些可点可圈的“雷锋行动”,在小白杨哨所下赢得了好口碑。

又一个立冬时节,随着河道整治工程的竣工,连队饮用水净化设备安装完毕,这帮辽宁人也打起背包踏上了返乡路,回望凝聚着汗水的布尔干河与塔尔烈河,他们依依不舍地说了声“再见”!

辽宁人离开了一六一团六连,而这帮“编外”援疆者的风采被职工群众铭记!

布尔干河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程一角。

布尔干河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程一角。

辽宁施工队部分人员在施工现场合影留念。

辽宁施工队在自查施工完成情况。

 施工团队负责人研究对施工难点的破解方案。

一六一团六连职工群众吃上了净化水。

辽宁人在河道整治、景观提升工地植树。

辽宁施工人员植树场景。

辽宁技术员在调试水源净化装置。